人民日报|利用改革开放新局——三明全面落实新

人民日报|利用改革开放新局——三明全面落实新发展观的探索与实践(下)

三明市永安市洪田镇洪田村住宅。(新华社记者蒋摄)

福建三明,八山一水一田。

在福建这个山区,来自全国各地的10万建筑工人建造了一座工业城市。辉煌过后,烦恼接踵而来:交通不便,“小三线”发展停滞;山薄,民守沟壑田穷;在变富之前,医保基金是交不起的;任意开采,非法采砂,清流入“黑”河,青山入矿坑.

事情这么多,三明该怎么办?从哪里入手?

1997年4月,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来到三明调研。他指出,从三明的整体情况来看,未来发展要把握“体制创新、市场导向、结构调整”三句话。总之,三明人会出人头地,坚持改革,坚定转型。

20多年来,这座工业城市摘下了重污染的帽子,变旧为新;探索医改、林改新经验,人民幸福度不断提高。

直面问题,用改革突破困难

“只要人民得到利益,我愿意忍受个人痛苦!”“大不了就不是村干部!”“很难改变!”……

打开记忆的闸门,三明是一座与改革同行,相互促进的城市。改革的基因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传承了下来。

11月底,永安市红田村依然温暖如春,青山高耸,绿水潺潺,茂林幽幽。

老村支书邓文山说,红田村山多,但过去“集体林不算,群众收入等于零”。

靠山“不能吃”山,红田村曾经乱砍滥伐。白天大胆去砍,晚上胆小去偷,非法去发财,守纪律去哭。

“这座山能像田地一样‘分’给村民吗?”看着山上秃顶一个接一个,邓文山和时任村委会主任的赖兰亭聚在一起,苦苦思索。

解决这一困境的唯一途径是明确集体林权,改革林权。“大不了就不是村干部!”邓文山和赖兰亭下定决心,要在村里分山分户。1998年7月至8月,该村召开了20多次村委会和村民小组会议。最终红田村812人,每人6.2亩山地,16立方米木材。不经意间,红田村成了我国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的“小岗村”。

“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要像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一样,由山转山。”2002年,时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省长习近平同志的一句话,让宏天人非常激动。“林变法,我们的路是对的!”邓文山兴奋地说。

"耕者有其田,林中有其山."红田村不仅恢复了绿水青山,也让群众的生活越来越好。近两年全村按政策砍伐木材5100立方米,村民纯收入达218万元。

改革全面深化。三明剑指的是药品价格,破冰,把医保基金变成利润,大大减轻人民负担。

“曾经,三明是‘不先富’,负担太大,搬不动。”作为三明医保基金的负责人,徐志銮想起当年,叹了口气。2010年三明职工医疗保险统筹基金出现1.43亿元赤字,第二年赤字增至2.08亿元。

医疗保险岌岌可危。我该怎么办?“既然被逼到悬崖边,就只有一个字,改变!”詹继父,当时的三明领袖

实施的第一个月,三明市的药品支出下降了1670多万元。此后,一场轰轰烈烈的医疗改革开始了:药品耗材奖金完全取消,实行药品耗材联合采购,医疗保障管理局在全国率先成立.2012年,三明市职工医疗保险统筹基金余额2200万元。在随后的八年中,虽然维持比例逐年下降,三明职工医疗保险统筹基金仍保持盈余,2019年基金余额为4222万元。

医保有盈余,人民负担相应减轻。2011年三明市城镇职工平均住院费用达到6553元,2019年降至6429元,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直面问题,在各个领域推进改革创新。为了把“黑”河改为清河,大田县率先在福建省实施了河长制;为了重建被洪水摧毁的万安镇,将乐县探索成立建筑开发公司,统一土地储备和开发,使万安实现了从“村”到“镇”的转变。

与时俱进,不断深化改革

只有改革才有出路,改革要永远创新。2013年,全面深化改革的号角吹响,三明再次率先尝试,深化改革没有停止。

林业改革升级,绿变金,“绿色银行”让人致富。

一个人分山入户就能过上好日子?

“以后可能就看不到了。”邓文山说,几年下来,在森林里找人的弊端逐渐显现:村民普遍缺乏专业管理能力,资金投入不足,收入上不来了。尝到改革甜头的三明人又在考虑新问题了。

如果单户效率低,“承包经营权”应该分开。林地所有权仍然属于村集体,承包权仍然属于村民,分割的经营权可以转让。一时间,家庭林场、林业专业合作社、林业公司等“新型农民”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据统计,三明市“新农民”2984人,经营面积1038万亩,覆盖率61.6%。

如果发展壮大资金不足,就让林地变现吧。政府扶持、银行创新、林权抵押贷款、林权贷款、福林贷款、译林贷款、普惠金融一批创新产品在三明问世,让三明人在绿色中淘金。

三原区杨幂村村民陈永石(音译)有着亲身经历。“以前竹山基础条件差,想用,但是没钱了。”家里的竹山一度成了陈永世的心病。

“林业资产难以评估、难以监管、难以处置,金融机构对此表示担忧。”三明林业局局长刘小燕说。创新模式下,村委会牵头成立村级合作社,贷款农户按一定比例缴纳保证金。贷款时合作社提供担保,林农以林业资产作为反担保。

弗林特贷款,带来祝福。2017年,陈永世不到三天就成功拿到10万的贷款,“简单、快捷、方便!有钱修路,挖笋不再需要扛在肩上。”目前,三明市福林贷款实际放款15.46亿元,惠及13512户农民。

现在,三明采取了新的行动,开始了森林票制改革的第一枪。过去难以流通的林权一个个被资本化,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进山,变资源为资产,股权为股份,农民为股东。

推进医疗改革,医疗和预防相结合,“防病”有助于人民健康。

成名之后,“三明医改导致大量医护人员辞职”,“三明医改有财政支持,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三明被毒贩抵制”……很多讨论广为流传。

面对挑战,三明人以一个又一个改革作为回应,坚信只有改革才有出路。

怎么ca

三明定了新的原则——。属于医疗服务技术服务类的都是养的;应降低所有类型的设备检查和测试。目的是防止公立医院采用多检查多化验的方法“补偿堤内损失”,真正减轻患者负担。

改革红利已经发放,如何防止“回本”?

实行年薪制,让医生成为医疗改革的倡导者。2015年,三明市对所有公立医院实行目标年薪制:医院收入的50%分配给医务人员,40%分配给护理人员,10%分配给行政人员。“年轻医生一年阳光收入近17万元,是过去的两倍多,他们永远不会想着多赚钱。”三明中西医结合医院院长温立新说。

2017年3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三次会议上指出:“三明医改方向正确,成效明显,要注重普及”。三明医改的参与者表达了自己的感受:“关键时刻,总书记的话让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2019年8月,全国推进医改现场会在三明召开。随后,三明医改的典型经验被推至全国。现在全国所有公立医院都取消了药品奖金,各地也开始组建医学会、医学会。

改革总是新的,三明的医疗改革正在迈向一个新的领域。“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总书记的话为我们指明了新的方向。”将乐县总医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吴建伟说,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利用体检、住院、门诊诊断和治疗的数据来管理18.6万人的健康。“搞好卫生管理,让人民少生病。少住院,医保费用自然省。”

惠民,改革“改革”了一种收获感

“老婆,别皱眉。市里又补贴了1.8万元。你放心吧。”在三元区颜倩镇白叶坑村,她的丈夫吴友红给卢小平带来了好消息。

卢小平今年75岁。“我老的时候,总是往医院跑。去年住7家医院,花了11万。”卢小平说,虽然医保报销7万,但家庭负担还是很重。

"医疗改革的红利必须还给人民."徐志銮表示,今年三明再次从医保结余中拿出部分资金,对生活困难群体进行“精准补偿”,进一步提高报销比例,减轻老百姓负担。

“老百姓关心什么,期待什么,改革要把握什么,推进什么,通过改革给人民带来更多的实惠”,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三明方向明确,每一项改革措施都以“民”字为重点。

有医生的时候,家庭医生来找你。

“过去,我们去医院找医生。现在是医生上门求助了。”将乐县顾雍镇和平村村民谢三通笑着说。原来,从2016年开始,三明在1000多人的行政村建立了公共卫生中心,数百名原乡村医生被卫生中心“收编”。

谢三同的家庭医生黄金花是第一批与乡镇医院签约的乡村医生。由于黄金花的定期体检、药物指导和健康提醒,谢三通的血压在过去四年中得到很好的控制。

要有休闲娱乐,“有钱的腰包”应该是“有钱的脑袋”。

现在三明人从新闻资讯到历史知识,从红色文化到生活资讯,都可以从小手机上获取,可以看微信官方账号,短视频,微电影。

这是由于三明的媒体整合改革。2019年8月,三明完成报纸、台湾、互联网、终端、微媒体等市级媒体资源整合,市级媒体中心正式挂牌。从“添加”到“整合”,所有的新闻机构都从“

“我们要不失时机地推进改革,善于用改革的手段解决发展中的问题”。牢记总书记的委托,不富裕的三明全面深化改革,走上了治理有序、文化繁荣、风景优美、人民幸福的发展道路。

三明人说:“在三明这个小山城,我们的日子也很美好。”

《人民日报》(第一版,2020年12月18日)

来源:人民日报(记者刘磊、李新平、刘一、闫妍)返回首页查看更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