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微雕工艺是中华民族传统工艺美术中最为精细微小的一种工艺品,是集民族文化精华的袖珍艺术品,是雕刻技法的一门分支和门派,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所谓微雕,是微型雕刻的简称,是一种以刀代笔,以雕刻精小细微为体现的独具风格的艺术形式。微雕在我国传统工艺美术品中是最为精细微小的一种工艺品,其作品往往要屏心细致方能观看到镂刻撰写的内容,故被历代称之为“绝技”。微雕艺术就是绽放在万花丛中的一枝奇葩,一大绝技。它既有儒家文化的美学底蕴,同时又是雕刻、书法、绘画、篆刻艺术的延伸。艺术家通常具有丰富的微雕创作经验和精湛的雕刻技艺以及底蕴深厚的文化底涵,以至精至微的艺术形式表现,带给人们独特的审美享受和艺术熏陶。艺术作品普遍受到社会的高度评价,被称为“东方神雕,中华一绝”。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微雕历史源远流长。从各类史料上看,发展至今至少已有3000多年的演变历程。远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出现微型雕刻。战国时的玺印小如累黍,印文却有朱白之分。众所周知的明朝魏学洢所写的《核舟记》,就细致描绘了中国历史上微雕艺术的经典之作。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附《核舟记》译文: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明朝(有一个)有特殊技艺(技艺精巧)的人名字叫王叔远。(他)能用直径一寸的木头,雕刻出宫殿、器具、人物,还有飞鸟、走兽、树木、石头,没有一件不是根据木头原来的样子模拟那些东西的形状,各有各的神情姿态。(他)曾经送给我一个用桃核雕刻成的小船,刻的是苏轼乘船游赤壁(的情形)。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船头到船尾大约长八分多一点,大约有两个黄米粒那么高。中间高起而开敞的部分是船舱,用箬竹叶做的船篷覆盖着它。旁边有小窗,左右各四扇,一共八扇。打开窗户来看,雕刻着花纹的栏杆左右相对。关上窗户,就看到一副对联,右边刻着“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八个字,左边刻着“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八个字,用石青涂在字的凹处。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船头坐着三个人,中间戴着高高的帽子,胡须浓密的人是苏东坡(苏轼),佛印(苏轼的好友)位于右边,鲁直(黄庭坚)位于左边。苏东坡、黄鲁直共同看着一幅书画长卷。苏东坡右手拿着卷的右端,左手轻按在鲁直的背上。鲁直左手拿着卷的左端,右手指着手卷,好像在说些什么。苏东坡露出右脚,鲁直露出左脚,(身子都)略微侧斜,他们互相靠近的两膝,都被遮蔽在手卷下边的衣褶里(意思是说,从衣褶上可以看出相并的两膝的轮廓)佛印极像佛教的弥勒菩萨,袒着胸脯,露出乳头,抬头仰望,神情和苏东坡、鲁直不相类似。佛印卧倒右膝,弯曲着右臂支撑在船上,竖着他的左膝,左臂上挂着一串念珠,靠在左膝上——念珠简直可以清清楚楚地数出来。

古文《核舟记》中这样精细的雕刻工艺是否真的存在?

船尾横放着一支船桨。船桨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名撑船的人。位于右边的撑船者梳着椎形发髻,仰着脸,左手倚着一根横木上,右手扳着右脚趾头,好像在大声呼喊的样子。在左边的人右手拿着一把蒲葵扇,左手轻按着火炉,炉上有一把水壶,那个人的眼光正视着(茶炉),神色平静,好像在听茶水声音似的。

船的背面较平,作者在上面提上自己的名字,文字是“天启壬戌秋日,虞山王毅叔远甫刻”,笔画像蚊子的脚一样细小,清清楚楚,它的颜色是黑的。还刻着一枚篆书图章,文字是:“初平山人”,字的颜色是红的。

总计一条船,刻了五个人,八扇窗户;箬竹叶做的船篷、船桨、炉子、茶壶、手卷、念珠各一件;对联、题名和篆文,刻的字共计三十四个。可是计算它的长度,还(竟然,尚且)不满一寸。原来是挑选长而窄的桃核雕刻而成的。嘻,技艺也真灵巧奇妙啊!

该文 生动地描述了一件精巧绝伦的微雕工艺品。使用从中间到两头,从正面到背面的空间顺序和总-分-总的叙述顺序介绍了“核舟”的形象,表现了作者对王叔远精湛艺术的赞美和对民间艺术的赞扬。作者用生动简洁的语言描绘了“核舟”上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景物的特点,赞美了刻舟者的精巧技艺,同时也高度赞扬了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因而数十年来屡次被选入人教版语文课本书中。

通过《核舟记》的描写,我们眼前仿佛展现出这幅绝妙的微雕作品,原材料是一个“长不盈寸”的桃核,却生动地再现了宋代文坛上的一个著名掌故——“大苏泛赤壁”。作品玲珑雅致,温润细腻,慧智勃发,不可多得!诡变奇谋盈于方寸,进退得失块然于胸。有尊者之雍容,儒家之笑谈。情态栩然,知野趣之乐,抒雅士襟怀;名篇《核舟记》把中国古代民间艺术的高深、精巧描述得真切而生动,读起来引人神往。王叔远的核舟更是吸引了一代又一代民间艺人为之神牵梦绕,不断的复制和再创造。从技艺的角度上讲,在果核上雕刻并非难事,通常也有专用的果核。按材料分有核桃壳、油桃核、橄榄核、杏核、杨梅核等,其中以油桃核雕刻为主。具体果核雕刻的起源尚待考证。据史籍记载和文物考证,果核雕刻在明代中期已达到了登峰造极的艺术水平,明宣德年间,夏白眼在橄榄核上雕刻16个小孩,每个小孩仅有半粒米大小,眉目清晰。我国宝岛台湾的故宫博物馆就收藏有许多明清时期的核舟以及各类果核雕刻。

清晚期和民国时代,果核雕刻主要产于山东、江苏、广东、浙江等地。山东潍坊桃核雕刻名匠有丁念廷、高家俊、都渭南、张大眼、陈子和等。其中丁念廷、高家俊的作品曾在巴拿马博览会上获银牌奖。20世纪初,上海果核雕刻大师殷雪芸在继承传统雕刻的基础上,就曾复制创作核桃雕刻《核舟记》,作品一出曾引发上海滩的富贵达人对果核雕刻的追捧。

进入新时代,核雕这一工艺巧技又得到了更好的发扬广大,不但在技艺上有所突破和创新,而且在题材上更贴近了时代的烙印。

2006年是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建党85周年华诞,。为了更好地纪念这一特殊纪念意义的伟大时刻,工艺美术大师杨洪武先生,历经寒暑用几个月的时间精心刻制了一枚题为“南湖红船”的核舟作品。该核舟精选顶级橄榄核为原料,以嘉兴南湖红船为原型,细致入微的刻画了参加党的一大代表们,在画舫上创建中国共产党的历史瞬间。核舟虽仅长3.9厘米、宽1.4厘米、高1.3厘米,也按画舫的行止,刻制了前中后三舱,宽敞的舱室、舱顶瓦楞线、舱窗以及桅杆等都一一展现出来。为增强艺术效果,前舱顶还精刻了党旗、后舱顶刻制了和平鸽。船舱两旁分别刻制小窗5扇,共10扇,每扇小窗都能开启。小核舟的舱顶、舱壁、小窗等都刻制了精美的花纹,把核舟装扮得富丽堂皇。船头坐4人,毛泽东端坐船头右侧,他目光睿锐、意志坚定,手持文卷,页页可数。何叔衡侧身靠近毛泽东,董必武在船头左侧手捧书籍似乎思考;打开船舱两旁的小窗,陈潭秋、王尽美、邓恩铭、刘仁静、李汉俊、包惠僧均在其中。船尾右侧是一位船工,仿佛正在用力 摇动着历史潮流。核舟的每一个人物虽不足2毫米,但都生动传神,栩栩如生。

通体作品,玲珑剔透,精巧可赞,所有细节均都一一俱足。 生动形象的展现了“日出东方、开天辟地”的伟大创举!可以这样评价,此核雕既是古为今用的国技,也是推陈出新的力作。所以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古代《核舟记》中精细的雕刻不但存在,而且继续传承和发杨光大,使中华核雕这个古老的艺术被赋予了新的内涵和生命,并屹立于世界文化之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