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王振华因涉嫌猥亵儿童犯罪案件,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于2020年6月17日判处其五年有期徒刑,法院公布判决结果后,社会舆论反响很大,普遍认为:

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一审判轻了!应在五年以上的档次对王振华量刑。

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涉案的另一共同犯罪人周燕芬被判四年。

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由于王振华涉嫌的猥亵儿童犯罪案件涉及被害人为未成年人,办理此案的公安机关、检察院、法院均没有对本案的犯罪嫌疑人的具体作案细节披露出太多内容。

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但笔者认为:办理本案的司法机关应当本着司法公正公开的原则,同时为便于发挥社会对“司法”的监督作用 及便于为人民群众在典型的司法案例中 学法、知法、懂法,有关司法机关在保护好被害人个人隐私的前提下, 在刑事诉讼允许的范围内,司法机关应对王振华的作案细节作出更多披露。

王振华案件二审会加刑吗?

一审宣判后,民众反映强烈认为判轻了;而被告人王振华却提起上诉,声称无罪,请求二审法院作以改判。

对于本案,我们所能够了解知道的一些案情,是通过:

1、官方

上海市普陀区公安分局在2019年7月3日、2019年7月10日分别发布的通报:

2019年7月3日

2019年7月10日

2、民间

(1).本案被告人、被害人双方的律师对外发表的有关案情的信息

如王振华辩护律师陈有西:“王振华没有翻供。从侦查阶段、检察阶段、法院阶段,他的供述稳定一致,否定自己进行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他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酒店录像证据。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他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围侦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他坚称自己没有猥亵本案女孩。”;

“王振华当然有错,他嫖娼的‘主观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岁以下的少女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王振华喜欢找年轻漂亮女性嫖宿是他的错,对他进行治安处罚当然是应该的,不能说他没有问题。”;

“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支持 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 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且上海的鉴定机构,违反了全国人大的规定,没有对外鉴定资格。”。

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计时俊:“在警方的笔录上,第一次,王振华说,他根本没碰过这个女孩;第二次,他说他抱过这个女孩;第三次,他又说他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又承认自己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这个女孩抱到大腿上了。警方曾反问他,你以前不是说自己没动过这个女孩吗?”;

“在庭审上和笔录中,该案的另一被告人周燕芬称自己曾长期给王振华提供女性,不过以前都是成年女性,这次她以为是“王总的口味变了。在该案中,9岁女孩遭王振华侵犯后,王振华就给周燕芬转了10万元,这是起诉书上承认的事实。”。

(2).媒体的采访报道

人民日报今日头条号普陀区法院向记者披露该案审判长针对案件一些核心问题的回应:

“本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证明了被告人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但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

“根据公诉机关的指控,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经过事先预谋,由周燕芬制造条件,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相关事实有被害人陈述、鉴定意见、证人证言和监控视频等证据予以证实,证据能够形成完整的证据锁链。被告人王振华、周燕芬的行为符合法律规定的猥亵儿童罪的全部犯罪构成要件,所以,二人构成猥亵儿童罪的共同犯罪。”;

“经法院查明,被告人王振华的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但其不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被告人王振华对不满12周岁的被害人实施猥亵行为并造成被害人轻伤二级的严重后果,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王振华到案后及庭审中拒不供认其猥亵的犯罪事实,可酌情从重处罚。综合考量本案对被害人身心造成的伤害和影响及社会危害程度,在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依法对被告人王振华从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被告人周燕芬虽未直接实施猥亵犯罪行为,但其系犯意的提起者,在整个犯罪过程中起到了牵线搭桥、承上启下的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综合周燕芬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等,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封面新闻封面新闻采访被害人诉讼代理人计时俊,计时俊:

“案发当天,王振华给周燕芬许诺10万元,让她带一个小女孩到他的房间去,事成后将钱打给她。没想到,周燕芬带了两个小女孩过来,一个9岁,一个12岁。

两个女孩的出现,出乎王振华意料,他让周燕芬将12岁女孩带去逛街。在房间,他侵犯了9岁女孩。案发后,9岁女孩哭着将此事告诉12岁女孩,一直说王振华是“大色狼,大流氓”,她给母亲打电话,希望母亲来接。但当时母亲正在忙,以为孩子使小孩子脾气,就说“反正明天你就和阿姨一块儿回来了,今天妈妈不用去接。”

女孩感到害怕。第二天,当听到王振华还要来时,她拒绝了,并再次给母亲打电话,告知事情经过,母亲连夜赶到上海,将女孩接了回去。”;

“受害者女孩,在最开始几个小时,女孩并未意识到这是性侵害,只觉得‘这个大人摸了我’,也未想到会造成阴道撕裂。”。

......

从对王振华宣判后,分析社会民众反响,认为“判轻”的原因主要有两种:

1、一审法院没有将“王振华实施犯罪的对象为年仅9岁的女童,女童被侵害造成的阴道撕裂、达轻伤二级的后果”,认定为 “有其他恶劣情节的”,所采用的量刑档轻了。

被告人王振华侵害9岁女童造成女童阴道撕裂,达轻伤二级(笔者注:轻伤二级属轻伤害中的低级别标准,另有轻伤一级,一级高于二级;故意伤害致人轻伤的即应按故意伤害罪追究3年以下刑事责任),王振华猥亵儿童已达到刑法规定的猥亵儿童罪的“有其他恶劣情节的”标准。

2、王振华案件的定性有误,应定性为“强奸罪”,而不是“猥亵儿童罪”。

据王振华的同案犯周燕芬称:“自己曾长期给王振华提供女性,不过以前都是成年女性,这次她以为是‘王总的口味变了’”。

王振华的辩护律师陈有西称:“王振华当然有错,他嫖娼的‘主观故意性’是有的,但他16周岁以下的少女绝对不碰,这是他的底线。王振华喜欢找年轻漂亮女性嫖宿是他的错,对他进行治安处罚当然是应该的,不能说他没有问题。”

周燕芬素投王振华所好为其提供女性供其淫乐,这次周燕芬以为“王总的口味变了”;对于王振华本人存在嫖娼的主观故意,他对女童实施猥亵,是他欲与女童发生性行为的一部分,因此应判王振华强奸罪。

以上,所陈列的是笔者了解到的与案情有关的案件事实 及社会对王振华案一审判决的看法,在这样的基础上,笔者来分析:王振华的二审会加刑吗?

一、《刑事诉讼法》的“上诉不加刑”的规定 分析本案的常规结果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

“第二审人民法院审理被告人或者他的法定代理人、辩护人、近亲属上诉的案件,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第二审人民法院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的案件,除有新的犯罪事实,人民检察院补充起诉的以外,原审人民法院也不得加重被告人的刑罚。 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或者自诉人提出上诉的,不受前款规定的限制。”

因此该案,一审法院判处王振华五年有期徒刑,如果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对一审判决提起抗诉,则二审法院审理该案时,存在对该案加重判决的可能;

【但目前,要求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对该案提起抗诉的可能性较小,因据案情信息透露: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这里的公诉机关即是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

如果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不对该案提起抗诉,则二审法院在其本院的直接审理中,不得以任何理由加重对王振华的处罚;

如果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不对该案提起抗诉,二审法院在审理中以“事实不清或者证据不足”发回一审法院重审,则除非在一审法院重审中出现“王振华新的犯罪事实,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检察院 对此补充起诉”的,则一审法院重审仍不能加重对王振华的处罚。

【笔者注:“王振华新的犯罪事实”一般指又发现王振华有其他行为的犯罪事实或是对本案又有新的事实说明王振华在本案中构成更重罪名,比如强奸罪】

本案的常规结果即是如此。

二、从案件审判监督方面,本案可能的结果

在上面的分析,是本案的一审、二审必走程序和出现的结果。

下面的分析为“审判监督程序”,如果终审判决因“上诉不加刑”不能对本案作出“五年以上”的加重的处罚,则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即可以在最初审理中不受“上诉不加刑”的限制,可对本案的结果作出加重的改变。

1、如果本案在二审的判决中没有加重王振华的量刑处罚,则此种情况是属于刑诉中的“量刑畸轻”、“量刑明显不当”的,作出终审判决的法院或者其上级的各级法院,发现本案“量刑畸轻”、“量刑明显不当”情况的,可以在各院的 审判委员会的决定下,对案件决定再审或指令再审或者提审;各(级)审理法院 在审理中已没有“不加刑”情形的限制,可以在判决中加重处罚。(被害人可向人民法院申请,请求人民法院提起“再审”)2、与二审判决法院平级的人民检察院认为该案“量刑畸轻”、“量刑明显不当”的,可以向二审法院发出再审检查建议书或者向其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发出提请抗诉建议,由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决定是否抗诉,决定抗诉的由上一级人民检察院向其平级法院(即终审法院的上一级人民法院)提起抗诉,要求加重处罚。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各级法院的生效判决均能抗诉或指令下级检察院抗诉。(被害人可向人民检察院申请,请求检察院提起“抗诉”或向法院发出“再审检查建议书”)法条摘抄: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 猥亵儿童罪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 司法部 关于依法惩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见》:

2.对于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应当依法从严惩治。

3.办理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应当充分考虑未成年被害人身心发育尚未成熟、易受伤害等特点,贯彻特殊、优先保护原则,切实保障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