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嵌弹片的功臣——访抗美援朝老兵韩崇文_美好

老兵韩崇文庄重地敬了个军礼。

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7月22日,记者走进宁化县翠江镇新建二村,拜访抗美援朝老兵韩崇文。“真不知道当年取出了多少弹片。”今年90岁的韩崇文摸着头部右侧凹陷处,动情地说。老人讲述着当年战斗故事,把我们带回了那段保家卫国、浴血战斗的岁月……

20岁参加抗美援朝

1930年3月,韩崇文出生在山东邹县。1949年1月,他参军入伍,成为山东邹县区中队的一名战士,由于念过多年私塾,之后他任邹县县大队二连文书。1950年,担任山东警备十七局三营七连文书,后调任20军58师174团警卫连文书,在山东济宁参加剿匪。

1950年11月,韩崇文跟随部队赴朝参战,任中国人民志愿军20军58师174团警卫连军械上士,是部队的军需、军械助理员。

“志愿军入朝作战,规定每人只准带一双布鞋,其他衣物都放在后方。”韩崇文回忆说。

行走在硝烟四起的朝鲜大地上,韩崇文感觉眼前一片废墟,村庄只剩下屋框,火光冲天。敌机天天在头顶盘旋,像老鹰一样,见桥就轰,见到志愿军就炸。在前沿阵地,环境十分艰苦,武器弹药、食品、水等物资,不能直接运送到最前沿,韩崇文带领战士们将物资背到前沿阵地,经常遭到敌机轰炸。

韩崇文回忆说:“战争不但残酷,而且非常艰苦。由于战事紧张,后勤补给经常跟不上,附近水井和溪流也被敌人放了毒药,不仅吃饭成了很大的困难,连饮水也成了困难。敌人来了,饿着肚子也要拿起枪打仗。”

两块弹片嵌在脑壳里

在硝烟弥漫的朝鲜战场上,韩崇文先后参加过五次战役,多次受伤,几次绝处逢生。他对记者说,自己受的都是小伤,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他已经多活了大半辈子。

1950年,韩崇文参加第一次战役,负责军需、军械物资运送。那时天气恶劣,地面温度零下40多摄氏度。志愿军战士还穿着薄棉袄,冻死冻伤很多人,韩崇文在冰天雪地中奔袭,双脚冻伤严重。这次战斗,英勇的志愿军还是重创了美军王牌军第11军,消灭敌人500多人,俘虏敌人50多人,缴获50多门大炮、数千武器炮弹。

第二次战役时,敌机非常疯狂,发现地面上有志愿军就轰炸,韩崇文利用轰炸、炮击的间隙,跟随部队巧妙地通过封锁线。由于敌机长时间轰炸,志愿军的食品和饮水供应不上。为了节省粮食,韩崇文和炊事班战士挖野菜吃,省下粮食给前线的战士吃。一次,他带领6名炊事员去前线送饭,炊事员把饭装在米袋里,遇上敌机轰炸,就地卧倒将饭袋紧紧地护在身下,后经一路打探,辗转将饭送到20多里外的前线。面对敌机的狂轰滥炸,志愿军经常昼伏夜出,出其不意地袭击敌人,韩崇文也常趁着夜色,带领十多名战士前往中朝边界领取粮食和衣物等物资。

1951年,在攻打朝鲜元山战役时,韩崇文担任军需、军械助理员。一次,他正在指导炊事班准备午餐,敌人的侦察机飞过之后,轰炸机紧接着飞来,一颗炸弹落在他身边,飞溅的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当即血流如注。他随后被送进战地医院,治疗了一个月,才拣回一条命。“炮弹就在六七米远的地方爆炸,弹片像雨点一样飞溅,我就地卧倒还是被击中了左腰和头部。”韩崇文指着头部右侧凹陷处,说道,也不知当年取出了多少弹片。像这样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经历共有三次,他饱受了血与火的洗礼、生与死的考验。

老韩在指认头部残留弹片的部位。

韩崇文的儿子韩锡宝解释说,父亲经常头痛,头部无缘无故痒痛,下雨天特别痛,多年前经过CT检查,发现父亲头部还残留两块弹片,至今无法取出。“上战场,流血牺牲是常有的事,我早将生死置之度外了。”韩崇文用手摸着头部凹陷处,指认弹片残留的部位。

1952年1月,韩崇文在新兵团二营营部任书记,4月任20军58师174团二营七连班长,12月任三营七连军械员。1955年10月,任20军58师174团二连六连军械员、军械助理员。

一家三代参军

1955年,韩崇文跟随部队回到祖国,调防到江苏宜兴,负责军用物资押运。部队军纪严明。据老人回忆,一次,从宜兴押运军火到扬州,武器弹药装满三大船,后来发现少了一支步枪,停船检查,最后发现步枪折断了,为此船在江上耽搁了两天。船过河闸时,恰逢吃饭时间,工作人员不在,他还与有关人员进行交涉,获准优先通过。

1964年5月,韩崇文转业到宁化,被分配在宁化县林业系统工作,一干就是26年。他一生正气,两袖清风,从不为儿女谋取私利。

1990年,韩崇文光荣退休,过上了幸福的晚年生活。他说,很庆幸自己参加了抗美援朝,那是一段历史,成为他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

韩崇文育有6个子女,子女孝顺,儿孙满堂。闲暇时,他还经常给子女们讲述革命故事,教育晚辈要报效国家。在他的影响下,儿子韩锡宝和孙子韩以刚先后参军入伍。1983年,韩锡宝奔赴江西南昌,成为一名雷达兵。1988年退伍后回到宁化,就职于县林业局。2008年,18岁的孙子韩以刚和邻村其他热血青年一样,响应国家号召,毅然从军,成为成都军区的一名炮兵,2010年退伍后返乡创业。

韩崇文与儿子一起看报。

说起养生之道,韩崇文回答:“早睡早起,清心寡欲,清淡素食,适时锻炼。”韩锡宝补充说,父亲不抽烟,爱喝点小酒,爱读书看报,年轻时爱打门球,现在每天早上还会在院子里做20分钟的老人健身操。因为父亲患腰椎盘突出,不能长久站立,行走不便,韩锡宝和媳妇龚兰英经常会推着父亲四处走走,散散心。

韩崇文今年90岁,仍然耳清目明、精神矍铄。临走时,老人握紧记者的手,再三表示,他愿意将自己抗美援朝的浴血故事讲述给后辈们听,让大家铭记历史,更加珍惜和平的幸福生活。赖全平  文/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