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展红旗 如画三明 | 祠堂里的红军医院_美好三明

 

    走进将乐县安仁乡余坑村朱坊,可见一座肃穆古朴的朱氏祠堂。祠堂背靠竹林,有着500余年的历史。革命战争年代,这里曾设立红军医院,留下过红军足迹。

    如今的余坑村,水清岸绿、村道畅通、产业兴旺,村民的获得感、幸福感日渐增强。

    

    祠堂成了红军战地医院

    

    1935年2月,经过整编重建的闽北红军独立师在师长黄立贵的率领下,恢复了在将乐、泰宁、邵武交界三角地带的活动,并逐步在安仁区的泽坊、朱坊和万安区的正溪、孔坪一带建立游击根据地,开展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安仁的朱坊、岭头等地成为闽北红军的重要游击区域之一。

    当年,为及时救护在游击战中受伤的红军指战员,闽北红军独立师在当时安仁区余坑乡朱坊村的朱氏祠堂设立红军医院,救治了不少红军游击队伤病员,成为闽北红军游击队在将乐的重要后方医院。

    朱氏祠堂后山有片竹林,苍翠欲滴。今年94岁的朱桥兴说,祠堂设立红军医院后,村民们自发帮着游击队砍竹子,制成担架后,往返为游击队抬伤员。朱桥兴清楚地记得,当年村里的两位年轻人朱近林、朱春林都参加了游击队。解放后,还有人专程到村里慰问二人。

    祠堂是家族的象征。朱氏祠堂占地360多平方米,对朱坊人而言,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有感情的。“早些年,祠堂里办过学,开展过各类活动,村里有人办酒席,也会在这里摆几桌。”朱新春今年73岁,朱坊村人,在他的记忆中,祠堂是村民的好去处。幼时,朱新春常在祠堂里玩耍,总能听到老辈人谈起祠堂设立红军医院那段往事。

    “这个位置原来写着很多字,是红军留下的。”跨过祠堂大门,左手边门的一旁,朱新春指着早已模糊不清的墙面说。朱新春还提到,游击队将伤员送到祠堂后,住在右手偏门的一座民宅里,那是村民朱金富的祖宅。而手术的地方,则隐藏在祠堂后竹林深处。

    岁月悠悠,朱氏祠堂的墙面早已泛黄斑驳,早年间充满村民欢声笑语的前厅也寂静寥落,那些红色记忆,被尘封在了无言的时光里。

    

    村民朱敦漠给军医当翻译

    

    朱梅松今年75岁,余坑村人,他的祖父朱敦漠与红军有过接触。朱梅松祖上家境殷实,祖父朱敦漠脑子灵活,颇有经商天分。18岁时,朱敦漠便到福州经营木头和纸业生意,收入颇丰。在福州,朱敦漠常常一待就是10余天,好学聪明的他,自然学会了说福州话。

    游击队在朱氏祠堂设立红军医院,有位军医是福州人。那个年代,村里极少有人会说普通话,这位福州军医与村民们语言不通,沟通不畅。朱敦漠懂福州话,能说会道,被选派去给军医当翻译。一来二去,两人关系日渐深厚。

    朱梅松的父亲朱修伦回忆,那名军医曾对朱敦漠说:“你是生意人,有钱不要买田买地,要用于支援革命,自己也要参加革命。”军医还说,他的家境也好,才有机会学医,但还是抛下了家业参军。朱敦漠作为家中长子,两个弟弟年龄尚小,他不忍心抛下一家老小,没有参加红军。

    1937年6月,闽北红军游击队撤离将乐时,在朱坊村闽北红军医院参加救护工作的军医们,特意赠与朱敦漠一面红旗作为纪念,并赠送钢笔、手电筒、胶鞋等表示感谢。

    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名军医离开余坑时,曾给朱敦漠留下一张字条。那张字条早已不见踪影,但朱梅松从父辈们的对话中得知,字条上写着军医的联系方式。军医说,如果朱敦漠参了军,便有机会找到他。

    不久后,一支十余人的反动民团从万安前来余坑强征粮食,找到了朱敦漠家特意刁难。争执中,朱敦漠的弟弟将反动民团其中一人杀害。而后,朱敦漠家多次惨遭迫害,日渐家道中落。但朱敦漠与红军军医的那段情谊,朱家人始终牢记心底。


    

    红土地有了新发展

    

    战争的硝烟远逝,如今余坑村绿浪翻滚,处处生机勃勃。

    “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的重中之重。”朱庆斌是余坑村党支部书记、主任,2018年下半年,他将村里的闲地、荒地流转到村集体集中经营管理。当年年底,通过招商引资,福建将乐巨远生态农业有限公司落地余坑村,种植百香果、马铃薯、葡萄柚等品种,为余坑村的发展带来了活力。

    在农业领域,朱庆斌是个行家,年轻时就靠着自学种植技术,个人流转农田种植了芙蓉李、水稻等农作物,收入不菲。2014年,朱庆斌成立雾野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种植了180亩芙蓉李,带动村民增收。2018年成为村主任后,他更多地从乡村振兴的角度谋发展。“金银花花期较长,既可以美化乡村,经济效益也高。”去年,朱庆斌试种金银花,发现金银花花期在40天到50天左右,亩产值近2万元,不仅提升了村貌,还盘活了闲置土地,促进了村民增收,一举多得。

    去年,在上海务工的余坑村村民朱月平返乡,由于父母年纪大,他不得不留村照顾老人。没了工作,收入哪里来?村委会找到了朱月平,建议他到雾野公司帮忙,做些种植、除草等日常农活。“我现在月收入差不多3000多元,足够生活了。”朱月平生活有了着落。

    产业振兴激活乡村活力。朱庆斌算了笔账,随着各项产业发展,这几年,余坑村村民每年每户增收约1.5万元,村财每年增加10余万元,早就摘掉了贫困村的帽子。去年,余坑和元洋、泽坊、半岭4个村成立产业联盟,实现了资源对接,余坑村的发展迈出了新步伐。

    村民们手头宽裕,村委会想得最多的是如何让村子变得更美更宜居。这几年,通过解决生活污水问题,危旧房拆除改造,道路硬化修缮等方式,余坑村的村容村貌也迎来了新变化。

    余坑村人朱禄贤家住排洪沟下,往年五六月份雨季来临,大水总会涨到屋内,没过几年,一楼家具发了霉。“今年一滴雨水都没进屋。”朱禄贤笑着说。原来,去年上半年村委会对防洪沟进行修缮改造,解决了近30户人家的烦心事。

    (本文参考《红色热土——将乐“中央苏区县纵横”》第127至128页《勇洒热血铸江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记者  卢素平  沙观球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