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王牌,“沙县小吃”为什么如此冷清?

曾经的王牌,“沙县小吃”为什么如此冷清?

我们没有店名,上万家店共用一个店名。

  我们从早餐到夜宵,一天营业16个小时,活在讨生活的路上。

  我们是打不死的“小强”,摸爬滚打,在这个社会上硬是闯出一番天地。

  月明星稀,晨光微露,我们店的灯一直亮着。

  有灯就有人,灯不灭人不走。

  在这个城市里,几乎每年都有新的沙县店灯亮起来,也有灯暗下去。

  看到暗下去的,默默感伤,又一个撑不住走了;看到新亮的,偷偷喜悦,多了一个新伙伴。

  早上6点左右,寒意还未散去,我的生活开始了。卧室在店的阁楼上,隔成三间,我和老婆一间,还有两个小伙计每人一间。

  我叫石兴财,来自福建沙县漠源乡。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绍兴市区就有80多家沙县小吃店,在2004年左右整个绍兴地区还不到30家。

  沙县店大部分都是家族店, 我和妻子雇了两个亲戚,分成两班,从早上6点干到第二天凌晨2点。我上白班,一般到晚上十点左右生意冷清了才休息。

  早餐简单,备好面条、蒸饺、馄饨,等客人前来。

  8点左右,早餐早高峰过去,我去市场买点菜,妻子洗菜切菜,准备午饭。

  中午是沙县店的大头,12元左右一餐,有荤有素,干体力活的师傅和小白领是常客。

  说实话,来我们这吃饭的大部分手头都不宽裕,对价格敏感,最近原材料上涨快,员工工资也要涨,我们涨个1元也要纠结半天。

  除了做饭,我们还送外卖。附近的学校、小区的宅男宅女以及网吧是大客户。

  一般来说,我妻子主内,我去送外卖,中午亲戚睡醒了也会来帮忙。

  越是刮风下雨外卖单子越多,去年下雪天,我骑着电瓶车奔走在附近各个小区,结果在绍兴文理学院食堂门口连摔两跤,现在还有点疼。

  我原先在江苏服兵役,表现好转为志愿兵,做通讯宣传工作。

  不过我喜欢自在生活,在部队呆了5年,2008年退伍。当时摆在我面前的有两条路,一是去公司干活,每月拿两三千元工资。二是自己开店。我选择后者,虽然辛苦但数钱时总舒服。我在福州呆了一个月,然后到绍兴,帮一个老乡开沙县店,刚好有一家店要转让,就接了过来。

  炖罐、面条是我们的招牌菜。这里提供的菜单只有老家菜谱的三分之一。有些因为制作麻烦,有些不符合绍兴人口味,就不上架。

  沙县小吃为何有如此大的生命力,因为能够入乡随俗。比如你们口味比较清淡,我们改;你们喜欢炒饭,我们加。

  沙县人外出开小吃店的历史要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我们那世代务农,一年到头没啥钱赚。那时沙县夏茂镇人去福州厦门开小吃店,名字就叫沙县小吃,他们是沙县的第一代人。主打的牌子就是便宜。不少店门口挂个牌子:一元进店,二元吃饱,五元吃好。

  到上世纪90年代初,大家看出去闯有点盼头,就跟着都出去了。这个行当,不用多少文化技术,烧的都是家乡菜,只要肯吃苦,就能活下去。

  现在沙县小吃这个行业越做越大,不仅沙县人在做,福建三明市不少人也出来干这活。

  出门在外,总能遇见一些不开心的事情,比如醉醺醺的酒鬼、一些社会闲杂人员等。对付那些酒鬼只要点头哈腰,做好服务工作就行。最倒霉的是碰到混混,虽然几率很小,现在这些混混敲诈也肯下血本。一般凌晨左右,小混混来到店里,点一些菜,然后用玻璃渣子扎破自己舌头或者嘴唇,在地上吐一口血,说是我们菜里有玻璃,乘机敲诈勒索。

  我们怕他们惹事,没办法一般掏出个八百一千元破财消灾。当然也有例外。比如绍兴开沙县时间最久的俞和灿大哥,当时一个小混混在他迪荡的一家沙县店里惹事,俞大哥叫了两个人跑到迪荡,那个小混混看到形势不对,灰溜溜地走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