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师生盗拓国宝南朝石刻,1500年历史文物

我对盗拓这个词很反感。几个学生只不过是对户外的石碑有了研究的兴趣,进行了拓印进行学术研究,又不是把拓片倒卖了牟利。虽然行为冒失了点,没有经过审批对碑体拓印造成了损坏,确实犯了错误,这种行为实在不可取。但也用不着这么上纲上线的把他们当小偷一样。因为他们并不是为了偷东西。

上海大学师生盗拓国宝南朝石刻,1500年历史文物遭破坏,这件事你怎么看?

首先这个石碑是中华民族文化遗产。那这几个学生想学习一下有没有错误?只不过他们对文物保护的意识太弱,没了解拓印会对碑体的破坏,也许他们压根儿就不知道对这些石碑拓印还要经过一堆复杂的手续,或者是不知道怎么申请就直接忽略了,这是孩子们不对了,必须教育。但又说回来我们又有几个人知道如何申请去拓一块石碑。就算申请了十有八九也会碰钉子,所以这些学生犯了大错误,开了个坏头。但也可以看到我们整个国家在这一块上混乱的很,出现这样的情况也是必然。

上海大学师生盗拓国宝南朝石刻,1500年历史文物遭破坏,这件事你怎么看?

石碑拓印在某些博物馆也没强到哪里去。某地碑林珍品无数,但可惜被圈起来收钱,碑林博物馆仗着奇货可居,卖的拓片贵的要死。我大学时节衣缩食半年,花了一个月生活费才从博物馆买了一个米芾的拓本。真是肉疼,想说爱他们真不容易。这些碑藏在深闺羞羞答答,书法爱好者们难得一见的真迹,却沦为了博物馆的印钞机,实在让人无语。

上海大学师生盗拓国宝南朝石刻,1500年历史文物遭破坏,这件事你怎么看?

拓印对石碑肯定是有破坏作用的。我们的一些比较珍贵的古碑拓印是需要经过是层层审批的。但是这个事件中的石碑和石刻完全暴露在荒郊野外。风吹日晒,风雨侵蚀平常管都没人管,估计早晚不用学生破坏也得自然消亡,连个拓片都留不下。现在就因为几个无心的学生的冒失犯了错而被大家纷纷口诛笔伐,有点太过了。

记得上大学时,我和一个同学做一个课题。是关于中国古代雕塑的修复。当时需要测量很多中国古代雕塑的数据。当时我们几个只是学生,就凭我们拿了几张学生证,在很多地方,对这些古文物进行数据测量的时候有很多人对我们关爱有加,提供各种帮助。印象特别深刻的是在河南巩义,看守陵园的大爷还给我们拿来自己家种的石榴和各种水果给我们吃。在他们眼中我们虽然是一群学生,但也都算是知识份子,我们做的事情就是为这个国家的一个文化进行传承和保护。所以他们对我们还是十分的热心。现在回忆起那段时光,还是非常让人感动。

在那次考察活动中我就发现我们对文物的保护力度还十分欠缺。在巩义县的宋八陵石雕,几乎都是直接暴露在荒郊野外。雕塑旁边就是农农民种的庄稼。有很多雕塑在外面根本看不到,我们是从一片一片的庄稼里面找出来的。这些石雕运气好的还能有人看一下,而大多任由小朋友爬上爬下,连个防护装置没有。我当时很担心这些石雕,在农民进行耕作的时候。直接被农业机械破坏掉。看着这些石雕真是心疼的滴血又无可奈何。只有认真测量拍照,万一哪天东西不见了也还有个数据保留下来。真真体会了梁思成先生对古建筑的野外考察时的伤心和无奈。

所以虽然这些学生做了错事,应该也是无心之失,该罚就罚,该教育教育一下,他们自有轻重,上纲上线扣帽子说他们”盗”要不得。与其在这里多几个无心的学生口诛笔伐,不如好好反思一下,想想怎么把这些石碑石雕的保护和研究规范化,防止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更有实际意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