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明有这样一位民兵老英雄,智擒特务_美好三

1951年11月15日深夜,一架台湾国民党飞机在大田县万湖乡的东埔村,空降下5名武装特务和一批物资,妄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当地军兵经过4昼夜奋战,击毙特务3名、活捉2名。万湖民兵连被华东军区授予“勇敢机智歼灭空降武装特务”荣誉称号,民兵连德来立一等功。
"他们是有功的人,是我们不能忘记的人。”
7月20日,大田县民政局工作人员
与笔者一行来到太华镇万湖村,
访问88岁的民兵英雄连德来老人。

民兵英雄连德来和妻子在大田县太华镇万湖村家中。

 特务空降

连德来回忆:69年前的农历10月17日夜晚,天寒地冻,劳作了一天的人们已经入睡。忽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划破夜空,一架没有打开灯光的飞机在万湖乡上空盘旋……
根据《大田党史资料》记载,这架飞机在三区万湖乡万湖、甲魁和东埔3个村来回绕飞,飞得很低很慢,飞过设在万湖村老土堡里的乡公所时,强大的气流让住在里面参加冬训的基干班民兵,感觉快要刮起房顶瓦片,大家纷纷起来监视夜空。
在甲魁村和东埔村交界处,放哨的民兵看见空中飘下7团黑影。有村民跑去河边查看,结果从芦苇丛里冒出4个人,用手枪顶住他的胸口问:“这里有没有民兵?”村民回答:“有,到处都是。”原来,这伙人是从台湾来的特务。 
听说有民兵,特务们惊慌失措,顾不上收拾物资,逼着村民带路逃命。村民把他们带往通向万湖乡的路上,自己凭借熟悉地形滚下山坡迅速隐蔽,特务随即开枪射击。听到枪声的东埔村农会主任乐传礼和民兵排长连首起,赶紧吹响哨子,同时大喊“抓特务!”农会干部、民兵和群众纷纷敲锣报警。
接到报告后,区武装部干部伍友超和驻万湖乡土改干部林泽演,立即带人分两路追捕。民兵连德来、连任池和连占述等人,在伍友超和民兵分队长詹华场带领下,实施正面追捕。林泽演派人给三区送信,同时发动群众包围大山。
当正面追捕的民兵赶到村庄交界处的小湾仔时,发现倒伏的茅草上有余温,丢在地里的烟头还在冒烟,大家迅速围堵沟底出口。民兵分队长詹华场在搜索中摔倒,发现了潜藏在沟底的特务,他刚要举枪射击,却被敌人一阵乱枪齐射中弹牺牲。战友们立即向芦苇丛发起猛攻,3个特务被消灭,1个逃脱。被击毙的特务中有敌情报组副组长,逃脱者是组长邱中洪。詹华场牺牲时,双手紧抱步枪。
另一个空降到河东岸的特务,失去联系后单独逃命。11月17日,他在华锦村山上偷挖地瓜充饥,被三区民兵活捉。

智擒匪首

从小湾仔逃脱后,匪首邱中洪躲进山沟的一处断层里,逃过了区中队和各乡、村民兵及群众的搜索。第二天晚上10时,一夜未眠且24个小时粒米未进的他,忍不住饥饿,趁搜山的民兵撤回山下之机,偷偷爬出山沟、翻越山顶,来到万湖村的连德来家里。看到这里只有一座房子,就大胆敲门。
“特务跑到我家里来要饭吃,当时我和奶奶都还没有睡下,忽然听见一个外乡人用闽南话叫开门,我立刻警觉起来。”连德来回忆起当年抓捕特务的细节,脸上表情凝重。  
“我从门缝往外看,见到一个穿卫生衣、满头乱发的人,马上明白了这就是逃跑的特务。”他和奶奶合计,要奶奶想办法拖住特务,自己从后门出去报讯。
邱中洪进了连德来家里,自称是探矿工人,路过这里迷路了,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银元,要连德来奶奶给他做饭吃。老人为了拖延时间,故意把大米洗了又洗,一口锅涮过又涮,装作划不着火柴。所以,当连德来带着其他6个民兵赶回家时,特务站在灶边往锅里打水喝,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抓住了,民兵从他身上搜出左轮手枪、手表、银元和人民币等。
特务邱中洪被押到乡公所连夜审讯,狡猾的他要求吃好的,却拒不交待。11月18日,当地政府把他转押县人武部。那时候从万湖到大田县城还没有公路,俘虏在半路上赖着不走,民兵们只好用轿子抬着进城,后来押送至福建省公安厅和华东军区。特务邱中洪感叹:“没有料到大陆这样强大,民兵这么多,我们一着陆就遭追击,台湾当局把我们送来当炮灰了。”   
邱中洪被捕后供述,他们潜入万湖主要的任务是:“串连在大陆被共产党专政的对象,组织他们上山打游击,开辟根据地进行武装暴动,以配合国军反攻大陆。”

大田县人民武装部在1951年授予参战民兵连任池(左)奖旗,右为参战民兵连占述。

 激情岁月

新中国成立后,大田县废除保甲制。1950年2月,县人民政府建立8个区93个乡(镇),三区下辖万湖等12个乡。
1996年编纂的《大田县志》记载:1949年国民党政权溃退时,大田潜伏特务和遗留下来的反动势力,与漳平、德化、永安、尤溪等邻县的匪特相勾结,组织武装股匪,在大田境内有1000多人枪。1949年12月至1950年11月间,先后杀害区、乡干部及民兵、群众64名,伏击杀害解放军指战员19名,抢夺民财、烧毁民房,煽动群众抗粮、抗税等。1954年4月18日,大田最后一个土匪卢有悦被击毙……
连德来1932年3月出生,两岁时父母双亡,由70多岁的奶奶抚养长大。他没有上过学,不识字,但工作积极肯吃苦。1951年,19岁的连德来被吸收为民兵。1952年,他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
“当时,大田县刚解放不久,剿匪反霸和镇压反革命,都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连德来介绍:“每天晚上都要去站岗或者开会,路上没有手电照明,随时都有被暗杀的危险。” 
民兵连围歼特务后,华东军区给烈士詹华场追记特等功,给连德来记一等功,给参战的部分人员送奖旗。各级领导到万湖村慰问烈士詹华场的母亲陈春英,并妥善安置她。  
“往事历历在目,英雄民兵的事迹被一代代人传颂。”太华镇党委宣传委员茅欣说,每年清明节,万湖的师生都排着整齐的队伍,高举少先队旗,祭扫詹华场烈士墓。

褒扬英雄

“大田县民政局:解放初期,为保卫新的人民政权,全县民兵配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剿匪部队、公安干警开展剿匪肃特活动,涌现出一批英模。我县太华镇万湖村民兵连德来,在1951年11月16日的剿匪肃特活动中,因机智勇敢荣立一等功。现因年老体弱多病,为体现国家对作战有功人员的关心,建议贵局按照在乡功臣给予相应优抚照顾。”这份题为《关于剿匪肃特英雄连德来优抚事》的函,是大田县人民武装部于2016年3月11日发出的。

大田县武装部发给县民政局的建议函。

连德来今年88岁,他23岁结婚,和妻子连玉蓉育有3男2女。作为大田县民兵中唯一的一等功臣,他多次出席各级人民武装部召开的民兵代表大会。“1953年,省武装部派人接我去开会,我是大田县唯一的民兵代表,会上获评积极分子称号。”遗憾的是,上级发给连德来的奖旗等物,被有关单位借去展览后遗失了。
2015年,连德来的小儿子连仁理在一次偶然翻阅《大田县志》中,看到关于父亲立功的记载,“当时我们都将信将疑。”第二年,连德来的长子连仁乐到大田县武装部得到证实。
连德来老人作为参战民兵,以前没有享受过政府的优抚和安置待遇。根据相关政策规定,其中优抚只限于“革命军人、机关工作人员和参战民兵、民工等牺牲、病故后”,另外一种情况是“残废抚恤”。安置,只针对复退军人。武装部对民兵负责组织建设和军事训练,没有优抚职责。
大田县民政局副局长林克源介绍:“连德来前来咨询,我们立即联系上级部门,由于他的身份是民兵而不是军人,在政策上无法列入优抚补助对象。”
生活补助

2016年11月,县民政局给县政府打报告,要求给连德来等3位特殊有功人员给予生活定补。经县委书记主持会议研究决定,给连德来每个月600元生活补助。同时享受补助的,还有武陵乡大石村80岁女民兵林幼梅,她在1964年出席过全国民兵代表会;石牌镇三坊村96岁抗战老兵张高俊,他参加了长沙保卫战、收复台湾。


连德来生活比较困难,长子连仁乐患有严重肾炎,每个星期需要血液透析3次,小儿子连仁理在一私人工厂打工受伤,丧失劳动能力。老人现在身体不好,2017年10月在三明市第二医院换血管,花了6.3万元,至今还有动脉血管瘤未治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