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夫妻扎根农村培育华重楼——我们是乡村追梦

永安市贡川镇洋峰村四面环山,绿意盎然。在这个小小的“世外桃源”,90后大学生夫妻——任秉桢和邓雪雯每天起早贪黑,悉心培育着几十亩华重楼,成为了村庄的靓丽风景线和“聚宝盆”。

是一股怎样的力量,让这两位大学生甘心扎根海拔千余米的大山,踏踏实实种植、培育华重楼?任秉桢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们是乡村‘追梦人’,创业让我有成就感,带动村民增收让我有获得感!”

初涉重楼市场

清晨,初露点缀着叶片,垄垄重楼尤为嫩绿清新。“品相不错,可以卖个好价钱。”在洋峰村种植基地,任秉桢笑着介绍,重楼别名“七叶一枝花”,属名贵中药材,被誉为“植物抗生素”。

任秉桢的父亲是一名中医,从小耳濡目染,任秉桢对许多中草药材并不陌生。正因为此,他考入了福建医药学校,并选读中药专业。2013年大学毕业后,任秉桢曾在厦门等地的医院药房工作过。

偶然一次交谈中,他听到父亲抱怨:市场上的中草药材质量良莠不齐,尤其是重楼,品相一般,价钱却贵得很。任秉桢是个孝子,这次谈话让他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自己种植重楼供父亲使用。

2015年初,任秉桢在洋峰村流转了1亩多地,开始种植华重楼。由于是技术“小白”,没有经验,初次尝试以失败告终。然而,任秉桢非但没有气馁,反而注意到了中草药市场,进而选择返乡创业。

在他看来,重楼药用价值高,市场行情好,野生重楼资源呈明显下滑趋势,市场较为广阔。“要做就做到最好。”2015年下半年,他和妻子邓雪雯前往拥有多个大型滇重楼基地的云南临沧,与工人们同吃同住,认真学习种植管理技术,一去就是大半年。

云南临沧最高海拔3000多米,地形地貌较为复杂。滇重楼种植基地大多位于深山老林,地理位置偏,信号也不好,任秉桢夫妻俩一头“扎”进大山里学技术,那段时间基本与外界“失联”。

2016年,任秉桢夫妻俩学成归来,一起带回永安的,还有1万多株滇重楼苗。随后,他们又在当地选购了1万多株野生华重楼苗,到贡川镇洋峰村创办了家庭农场,迈出了重楼试种之路。

为何选择洋峰村?“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适合。”任秉桢说,重楼宜阴畏晒、喜湿忌燥,生长的适宜温度一般不超过25℃,湿度在70%左右。而洋峰村林木葱郁,海拔千余米,山野间常年雾气缭绕。

悉心培育种苗

刚踏出创业步伐,任秉桢就迎来了第一个打击:由于洋峰与云南临沧之间地形、气候存在差异,2017年春天,那批千里迢迢带来的滇重楼苗“水土不服”,最终种植失败,这让任秉桢遗憾不已。

让他感到欣慰的是,1万多株当地野生华重楼苗发了芽,长势喜人。此后,任秉桢改变策略,改种当地野生华重楼苗,并慢慢扩大规模。

此后,他们通过自主研究、请教专家等方式,攻克了重楼种植出苗困难、人工种植技术不成熟、生长缓慢、产量低等难题,并利用低温干燥育苗技术,使用特殊方法诱导多芽头产生,提高了重楼出芽率、成活率,从而获得多倍产量提升。

在农场管理和育苗过程中,他们也得到了永安市科协、农业局和市农科院等部门的技术支持。“普通重楼一般长有两三个芽头,我们培育的多芽重楼,最多时有12个芽头。”任秉桢喜上眉梢。

对重楼种植户来说,最害怕碰到重楼猝倒病。一旦重楼产生猝倒病而不能得到合理控制, 将会成片“受牵连”,最终影响综合产量和质量。为此,任秉桢夫妇在农业专家指导下科学用药,及时疏通地里积水、清理芽头覆盖物,悉心照顾每一株种苗。

任秉桢种植的重楼,不施化肥,改用羊粪、木屑等有机肥,采用生物杀虫法防治虫害,当地多为低冷气候,这也成了天然“杀虫剂”。种植农场里还设置了自动喷灌系统,晚上自动定时定点喷灌。

2017年永安竹博会,洋峰重楼家庭农场的华重楼,引起了福建承天药业公司来宾的兴趣。很快,承天药业联系了任秉桢,一口气预订了10万株重楼苗,并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这笔订单为任秉桢夫妻俩“挖”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他们有了新规划。

2018年,洋峰重楼家庭农场获得了永安市级优秀创业创新资助项目二等奖、三明市级优秀创业创新资助项目一等奖,还获评“省大中专毕业生创业省级资助项目”等多项荣誉。

带动农民增收

重楼是贵重中药材,前期投入大,生长周期长。创业初期,任秉桢卖了永安市区一套房,将近40万元的资金全部投入华重楼种植。“我还年轻,不怕失败。”任秉桢说,他和妻子创业的想法很坚定。

事实上,洋峰村曾有村民种过野生华重楼,却以失败告终,亏了不少钱。“大学生哪里干得了苦活累活?他们待不了多久。”刚开始,村民们看到任秉桢一心扑在农场里,并不看好。

在任秉桢夫妻俩的不懈努力下,农场经营越来越好。“现在重楼的行情价是块茎每公斤150元左右,重楼籽每公斤300多元。”任秉桢说,这几年,农场通过销售重楼苗等,每年实现盈利近40万元。

村民们对任秉桢夫妇俩“刮目相看”,不少人还向他求教。任秉桢从不藏着掖着,总是倾囊相授。而后,洋峰重楼种植农场作为永安市华重楼繁殖推广示范基地,任秉桢和邓雪雯以“农场+农户”的形式,实行合同回收制,由农场提供重楼优质种苗、专业技术,农户参与种植,再从农户手中回购,让农户不愁销路,共同致富。

脚下沾有多少泥土,心中便藏有多少深情。从技术“小白”成长为种植好手后,任秉桢还为农户专门编制了《华重楼丰产管理技术讲解》的科普册子,已陆续带动洋峰、双峰、张荆等村10余户农民发展重楼种植,其中还有贫困户,促进当地四五十户农民增产增收。

为了发展需要,2018年,任秉桢成立了三明栩彤中药材种植发展有限公司。公司主营福建本地华重楼的人工繁殖与种源保护,现已突破华重楼育苗技术,拥有华重楼多芽头诱导技术3项相关专利。

如今,除了洋溪村,在南平建阳和建宁县都有华重楼种植基地,共计100余亩,任秉桢夫妻俩的事业不断发展壮大。看着一垄垄茁壮成长的华重楼苗,这对乡村“追梦人”,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记者   卢素平   文/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